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季刊,3月、6月、9月、12月1日出版)
产经大势
数字经济时代的数据资产
文:何海锋 张彧通 刘元兴 来源:《新经济导刊》2018年12月号 总第271期 日期:2018-12-19

   

    数字经济,是一种以数据的开发、利用和保护为基础,在相对去中介、去中心、去信任的环境下,以辅助甚至替代人力的更加强大的方式开展的经济活动。数字经济不是一种独立于其他经济系统之外的,甚至是对立的“虚拟经济”或“未来经济”,而是一种基于传统经济系统的,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通过对数据资产的挖掘和运用而实现的更高级的经济发展形态。从传统经济走向数字经济,出发点在于数据资产。

    数据资产是人类经济活动走向高级阶段的结果,从数字到数据,再从数据到数据资产,是一个阶梯式上升的过程。人类的经济活动,从一开始就是以数字形式记录和呈现的,一张资产负债表最能反映一个企业的基本状况。从重视资产负债表中的数字,到发现生产经营中数据的价值,是一次认识能力的飞跃,客观的数据积累被广泛用于企业经营和价值形成的过程;相比静态的数字记录和呈现,数据更注重动态的形成过程和更加立体的分析运用;但在这个阶段,数据还只是生产活动的辅助,更多体现的是工具属性。到了数据资产阶段,数据本身成为了生产资料和价值载体,对于数据资产的价值挖掘、竞争和保护就成为了最核心的问题,对于个人、企业和政府,都是如此。

    在个人层面,今年“两会”期间,个人信息数据的保护和利用就成为了热门的话题,《个人信息保护法》已列入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最高检察院专门主办了一个“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论坛,讨论个人信息数据的利用和保护问题。在企业层面,不少企业都开始设置数据保护官(DPO),全面负责企业的数据开发、保护和合规管理;今年5月份出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明确提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根据实际情况设立首席数据官。而在政府层面,近期,全国省级机构改革正在渐次展开,许多省份都设立了数据管理机构,比如,北京市就设立了大数据管理局,广东组建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

    本文将探讨的是,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如何成为数据资产,其转化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数据资产具有什么特征,其价值又是如何实现的,以及数据资产到底应该如何保护。

    从数据到资产

    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体量呈现爆炸式增长态势,如何将企业在日常运营中积累和沉淀大量用户与交易数据进行有效活化利用,无论对支持企业业务运转,还是支持有效决策以及处理突发风险事件都至关重要。而在大数据时代,数据泄露和数据隐私问题也日渐迫切。因此,应该实现从传统数据管理到以“挖掘数据价值”和“保障数据安全与隐私”为双核的数据治理的转变。其中的“挖掘数据价值”,是企业将数据资料上升为数据资产的目标和动力;《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第十六条就提出,要树立数据是重要资产的理念与准则。资产是指由企业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价值资源。结合数据资产的定义和大数据时代特征,可以归纳出数据资料转化为数据资产的路径和条件。

当前页1/6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9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