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月刊,每月5 日出版)
经济学人
高质量发展与产业新动能
文:贾根良 来源:《新经济导刊》2018年9月号 总第268期 日期:2018-09-19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面临的发展形势、战略目标、主要任务与以往已有很大不同,产业政策该做怎样的调整,以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高质量发展,迈向产业强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值得研究的重大课题。

    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不断积聚,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下一步,需要聚焦经济新动能的核心内容和运行规律,不断完善制度和政策环境,推动经济新动能不断发展壮大,为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怎样的产业政策

    贾根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产业政策在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产业政策的作用是否如有些学者认为的那样已经不重要了?我认为依然重要,但产业政策要发生相应的转变,需要实施一种更为精准和智慧的新产业政策。

    根据“微笑曲线”,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离岸外包的迅猛发展,出现了以产业价值链分工为特征的新国际分工:发达国家掌控产业的价值链高端,而发展中国家则处于价值链低端。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21世纪产业价值链高端与低端之间附加值的差距急剧拉大了。以工业价值链为例,制造和组装阶段属于价值链低端,价值链高端属于制造和组装之前和之后的阶段。在价值链分工出现之前,以整个产业作为政策实施对象的传统产业政策也能获得价值链高端的高附加值,这是日本和韩国产业成功的原因。但在价值链分工出现后,这种以产业部门为政策实施对象的产业政策不再有效。因此,在全球价值链分工的今天,我国以整个产业作为对象的传统产业政策(包括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产业政策),实际上就变成了支持本土企业从价值链低端参与新国际分工。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企业进入的是附加值越来越低的环节,传统产业政策最终会导致产能过剩的出现。

    但不能因此对传统产业政策的作用一概否定,因为它毕竟为我国建立起了世界上门类最齐全的制造业基础,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这就为我们现在解决“好不好”的问题奠定了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高质量发展就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经济发展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那么,什么样的产业政策才能适应我国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需要,从而解决“好不好”的问题呢?显而易见,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产业政策或者说新产业政策,应该以支持高质量经济活动为目标。

当前页1/6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8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