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季刊,3月、6月、9月、12月1日出版)
特别关注
网络经济学的特殊基本问题
文:姜奇平 来源:《新经济导刊》2018年8月号 总第267期 日期:2018-08-20

    经济学配置论的元问题,是追问资源配置方式的最终根据,它正从市场何以可能、企业何以可能,演进为网络何以可能。在经济学学理上,这是斯密命题与科斯命题的悖论性命题。

    市场何以可能,是斯密经济学以及新古典经济学的元问题。它针对的是物物交换的自然经济以及小农经济的集市的局限而进行的资源配置方式的推广。强调社会化的统一的市场何以会成为独立的资源配置方式。默认的结论是,社会化的、充分的完全竞争形成同质化、无摩擦的经济。

    企业何以可能,则是针对无摩擦市场的局限性而提出的。由于以市场方式配置资源存在着某种不经济的、无效的现象,表现为交易费用的存在——需要以企业内部协调替代外部协调1,为此以分层的、委托—代理机制配置资源有其合理性。作为配置资源方式的一种推广,实际默认了垄断竞争的存在。所以企业成为以某种特殊方式(如科层制)配置异质性资源的一种相对有效的方式。

    网络何以可能,针对的是企业这种特殊配置方式的局限性而提出的。如果网络确实是可能的(可行的),则网络替代企业2,就会成为一种普适的配置资源的新方式。就象在海尔发生的事情一样,扁平化、自组织的方式正在系统地替代科层制、他组织的方式。

    就像科斯所提企业何以可能(针对斯密所提市场何以可能)是为了节约交易费用一样,网络何以可能,同样是为了解决异质性成本问题。为什么复杂网络3降低交易费用成为可能,为什么复杂网络比企业化解交易费用的效率更高;它化解的是什么样的效率?后一个问题(多样化效率问题),甚至是企业何以可能的理论还没有来得及提出的问题。

    网络何以可能:斯密与科斯的合题

    比较市场何以可能、企业何以可能以及网络何以可能,可以发现,网络何以可能这个问题,是前两个问题的综合(合题),它实际是问:一种扁平化而又零摩擦的配置方式何以可能。这个问题的前半段是对斯密问题的回应,市场是扁平的,但具有较高交易费用(但斯密没有认识到交易费用问题);问题的后半段是对科斯问题的回应,企业是分层的,具有较低的交易费用(因此提出和解决了斯密没有充分意识到的问题)。网络一方面是扁平的,但另一方面却是接近零摩擦的;为什么它可以不通过科层制,却又可以获得比企业更低的交易费用?这是前人从未提出过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如果用传统术语描述,其解答相当于说,网络是在用一个连续的零摩擦的短期契约集合,替代一个叫市场或企业的长期契约。其中的颠覆性在于对所谓熟人关系的认识。熟人关系(朋友信任朋友,再介绍朋友的朋友相互信任),过去一直被当作低效率的模式,但如果仔细观察互联网发动机(路由器)的原理,就会发现,最短路径优先(邻居优先)的超链接,不仅不是低效率的,而且比市场和企业的效率要高得多。这是建立在市场、企业思路上的传统经济受到互联网经济剧烈冲突的真相。经济学家当然可以无视这里边的玄机,因为这不影响发工资,但经济却承受不了,因为新的圈地运动把钱都圈走了。如果要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在网络何以成立这一问背后,要接着问出的是,为什么邻接这种短期契约在工业化之前是低效率的,但在工业化之后却变成高效率的(同样,农业社会低效的个性化定制与信息社会高效的个性化定制之间到底存在一种什么样的神秘联系)?

当前页1/4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9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