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月刊,每月5 日出版)
经济学人
变革之道:把激励搞对
文:朱敏 来源:《新经济导刊》2017年12月号 总第259期 日期:2017-12-18

   

    美国经济学家霍姆斯特朗(Holmstrom)和米尔格罗姆(Milgrom)提出过一个原理,说的是在两个以上的不同活动之间,雇主若不能监督雇员的时间与精力分配,将有两种可能的后果:一种是雇员投入每项活动的时间或精力的边际报酬率相等,一种是雇员任何时间和精力都不会投入边际报酬率低的活动。照此原理,不难理解为何会出现懒政怠政,也有助于更针对性地设计出科学合理的对策机制,而免于一般意义上的道德化评判。

    不可否认,与经济新常态相对应的社会新环境正在形成。但在旧的激励体系打破后,新的激励体系尚未构建。

    之前GDP锦标赛的单一目标,指标易于量化,容易设计报酬体系,而如今考核指标趋于多元化,除了经济增长,也越来越重视民生、环保、扶贫和反腐等。后者不像GDP那样方便计量,不易进行报酬体系设计。当新旧激励机制有待接续,约束监督机制又未建立之时,懒政怠政被当作一种相对低边际成本的理性选择。此外,机构职位设置不合理,缺乏严格的岗位责任制,干多干少、干好干坏的报酬收益差别不大,以及考核监督主体多元化,同一件事政府、舆论、民意等评价体系各有标准,尤其是基层工作陷入左右不讨好的处境,甚而产生无所适从之感,也加剧了懒政怠政现象的发生。

    作为变革哲学的重要方法论,遵循“把激励搞对”是中国经济改革的经验,没有“把激励搞对”则是当前诸多问题的症结。现实当中,懒政怠政恰恰表现为三种情形:能力不足而“不能为”、动力不足而“不想为”、担当不足而“不敢为”。从选拔、问责、考评机制上来反思滋生懒政怠政的土壤,正是监督不力、权责不清、激励不到位所造就的。

    建设现代意义上的服务型政府是中国改革的重要目标。服务型政府的一大特征在于具有较高的行政效能,懒政怠政一旦形成氛围,也就成了低效能的代名词,这显然与建设服务型政府的要求格格不入。效能低下在一些部门不同程度存在,除了表现为服务意识不强、行政不作为之外,还包括职能定位偏离、“越位”“错位”“缺位”等现象并存、价值目标偏离、政绩考核不合理导致对维护公共利益和社会公正的悖逆。

    为此,有以下四条对策可供参考:(一)合理激励。应建立健全选人用人机制,改变干少干多和干坏干好

当前页1/2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8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