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月刊,每月5 日出版)
产经大势
数字经济与主权国家的博弈
文:姜疆 来源:《新经济导刊》2017年10月号 总第257期 日期:2017-11-01

    随着全球化的数字经济急速发展,数据资源的跨国流动愈来愈频繁。宏观来看,数据跨境流动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前提,各国无疑应该顺应这一历史趋势。微观来看,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也需要合理的跨境数据流作为驱动力。当前,关于数据流动的各国国内治理和相关国际规则正在构建和完善当中。

    全球化悖论:数字经济逆势而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在全球商品流动趋缓、跨境资本流动出现下滑的趋势下,全球化并没有因此而逆转或停滞,数字经济及跨境数据流动在当中发挥着极大的正能量。

    长期以来,全球的贸易增长速度通常都比经济增长速度快1倍,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贸易以超出GDP增速50%~60%的速度增长。可是当前,全球的贸易增速低于GDP增速,这是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与此同时,全球直接投资(FDI)下降也非常剧烈。危机以后同危机之前相比较,全球FDI的流动量占全球GDP的比重居然下跌了40%左右。

    在传统观念里,全球化的标准是贸易和投资的全球化,可是现在,贸易和投资的全球化在下降,这是今天全球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二元悖论。一方面是以贸易(物品、服务)和FDI代表的全球化在减速和下降;但是另一方面,信息和金融流动的速度和力度加强。

    国际著名咨询机构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发布《数字全球化:新时代的全球性流动》(Digital Globalization:The New Era of Global Flows)报告提出,因为跨境数据流的飙升,全球化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数据流动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超过传统的跨国贸易和投资,不仅支撑起包括商品、服务、资本、人才等其他几乎所有类型的全球化活动。

    21世纪的今天,数据已被公认为是基础资料与市场要素。数据是资本、物资、技术、人员等其他生产要素高效组合的纽带;数据是推动新一轮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关键。“数据”驱动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时代正全面来临。

    如果说石油是工业时代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数据则是信息时代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作为基础生产生活资料和市场要素,大规模的数据正在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基础“能源”。在中国,“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这是指导我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文件——“十三五”规划纲要的重要论断。

    数据具有外部性特征,这就决定了数据只有在更多的维度和更广的范围实现开放、流动和融合,才可以产生更高的效用和价值。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估计,数据流动使得美国的GDP增加了3.4至4.8个百分点。全球化的数字经济以及跨境数据流动,可以推动信息技术和网络服务的创新发展,促进各类企业的全球运营和商业拓展,进而提升各国的经济效率和社会福祉。

当前页1/6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8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