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号:2-727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959X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599/F
广告经营许可证:
京东工商广字第0376号
(1-1)
定价:人民币¥20 元
(月刊,每月5 日出版)
封面文章
降成本 需要改革创新联动
文:牛禄青 来源:2016年11月号 总第246期 日期:2016-12-08

    

    降成本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是党中央、国务院为有效缓解实体经济企业困难、助推企业转型升级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对有效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强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具有重要意义。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作为2016年五个主要任务。
    对于如何帮助企业降低成本,会议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进一步清理规范中介服务;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降低企业财务成本,金融部门要创造利率正常化的政策环境,为实体经济让利;降低电力价格,推进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降低物流成本,推进流通体制改革。
    今年以来,中国已出台多项政策措施,全方位为企业减负。8月8日,降成本再迎新举措,国务院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提出六大目标任务,并从税费、融资、制度性交易、人工、用能用地、物流、资金周转、企业内部挖潜等八个方面“出招”。
    10月15日,在南京召开的中国成本研究会2016年年会上,中国成本研究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指出,降成本是经济生活中永恒的主题,是天然的供给侧行为,是天然的结构性行动,降成本关键要靠扎实推进改革。

中国企业成本居高不下
    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所依赖的低成本优势,尤其是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所依赖的低成本出口竞争优势,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
    根据国君宏观(任泽平、熊义明)此前发布的研报显示,与收入相比,当前企业的成本处于历史高位,2015年,企业的主营业务成本/主营收入达到85.68%,连续几年上升。与国际比,我国制造业成本优势明显下降,2014年我国制造业成本相当于美国95.5%,高于印度、墨西哥、印尼等“竞争对手”。与PPI比,工业品出厂价格(PPI)连续下降,但企业成本指数却在上升,一升一降,两头挤压了企业利润,2015年工业企业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分类型来看,私营企业主营业务成本率最高(87.16%),国有企业最低(83.16%)。私营企业的成本增速也最快,超出名义GDP近12个点。
    国君宏观认为,企业成本高的主要原因是:1、融资难贵。私营企业在国民经济比重超过60%,但融资占比仅30%—35%,同类型企业债发行中,私企利率显著高于国企。2、税负重。2013年,我国企业总税率为67.8%,比七国集团平均水平高20多个点,财政收入占GDP比重从2003年的15%上升到2015年的23%。3、劳动力成本上升。2012-2014年城镇单位名义工资增速比名义GDP增速平均每年高2.3%。4、土地租金上涨,2008年以来房价快速上涨,租金也水涨船高。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9月25日在北京发布的一项调研结果显示,中国企业税负和融资成本呈下降态势,但制度性交易成本仍然偏高,“权力中介”普遍存在。
    财政科学研究院对全国12个省区为期一个月的调研结果显示,除东北地区外,东部、中部、西部地区企业2015年税负均较上年有所下降。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也呈下降趋势,但融资两极分化严重。调研显示,大中型国企和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较低,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通常在基准贷款利率基础上上浮逾30个百分点。
    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仍然偏高。根据调研,目前行政审批仍然存在程序不合理、时间长、材料多、收费多、手续多等问题,中介收费不规范甚至比较混乱,隐性收费较多,给企业经营带来困扰。
    在中国成本研究会2016年年会上,国家审计署审计科学研究所所长姜江华指出,审计与降成本密切相关,审计发现了很多与降成本有关的问题。当前民营经济成本高企面临四方面问题,包括融资难、与国有企业合作难、一些政府官员故意躲避民营企业和涉及的收费摊派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此外,高物流成本也成了企业的一块“心病”,对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不小压力。“为什么油价降了,物流成本却总也降不下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为10.8万亿元,占GDP的比率为16.0%。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徐冠巨表示,物流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30%—40%,而这个数据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占比只有10%—15%,“现在企业很大一部分利润是被物流吃掉了,它直接影响到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阿里研究院预计,今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有望增长到4600亿元。农村电商的核心是解决农民买难、卖难两大问题,电商企业围绕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展开角逐。然而,“本以为是蓝海,却跳进了火海。”物流成本高,便是最大的掣肘因素之一。比如,因为农户分散,道路不畅,一些土特产从山区村里运到当地县城,其运费比县城发到北京、广州还贵。
    制造业企业多是用电大户,电费是企业成本中的一大块。中国一拖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随着环保标准持续提升,用煤、用气都逐步转换为用电,用电成本逐年上升,2015年企业全年用电已超过2亿元。河南一家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也介绍说,电费占到该企业生产成本的30%以上,最多时每月上交电费1000多万元。
    河南一家企业反映,近两年企业有时会停产不用电,即便如此电费还是居高不下。“如果一个月不用电、同时向供电部门报停,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200万元。一个月不用电、也不报停,就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600万元。” 这位负责人说,企业一年只有两次报停权限,其它不用电的时候,只能白白交数百万元变压器基本电费。
    不少用电大户为降低成本,搞自备电厂。但企业反映,自备电厂需要交纳的政府性基金和备容费偏高。一家电解铝企业负责人介绍,自备电厂每度电需缴纳的基金及附加、备容费占企业电价比例为23.3%,使每吨铝成本增加近1400元。“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形势下,很多省份都出台了一些自供电减负政策,比如内蒙古电解铝企业自发自供电只收取3分钱备容费。”这位负责人说,电费成本高,企业生存空间受到挤压。

当前页1/3 跳转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9-2018 New Economy Weekl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经济导刊》杂志社
国研网提供技术支持